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传上海国资整合首批15家公司名单光明换帅

2018-11-23 15:52:06

传上海国资整合首批15家公司名单 光明换帅引遐想

独家披露上海国资整合首批15家公司名单

“上海方案”20条首提非上市公司开放性市场化重组

千呼万唤始出来。历经一年多的反复讨论,被称为“二十条”的《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17日在上海国资改革工作会议上出炉。

“上海方案”公布后的数日里,沪上董秘圈内又广泛流传一个说法,即除了刚公布股权激励方案的上海梅林之外,东方明珠、上海医药和城投控股或将有新的动作。

首批整合15家公司

此次“上海方案”共涉及国企分类监管、国资流动平台搭建、股权激励扩容等20条细则,从国资管理、国资布局、国有企业三个方面确立未来年的主要目标。

从关键词解读来说,有包括“政企分开”、“国资流动平台”、“容错机制”等符合市场预期的常见内容,也有诸如“分类管理”、“激励约束”等超出市场预期的改革亮点。

只要涉及国资改革,资产重组历来是各界最为关注的热点,对一向敏锐的资本市场来说尤其如此。本次方案在“重要意义”、“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以及“主要目标”这四条常见“套话”之后,5至8条即快速进入“优化国资布局和机构”这一话题,足以看出该话题的重要性。而从该块内容“利用国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推动企业整体上市或引进战略投资者”、“推动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开放性市场化重组整合”的提法来看,未来上海国资的资产重组必将热闹异常。

今年上半年,飞乐股份、中华企业等上海国资上市公司都已公告将做出不同程度的整合。7月2日,金丰投资因重大事项停牌,并于8月26日起正式进入重大资产重组阶段。其筹划的重组框架在12月14日公告后也终于水落石出,此前市场猜测的房企大鳄绿地集团将借壳上市终被证实。

按照以往上海国资的整合经验看,多数均是采用集团公司增发整体上市,而类似绿地集团此类借壳上市的案例并不多见。此外,7月中旬,飞乐股份复牌并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从事安防行业的民企中安消实现借壳上市。如果说,绿地借壳金丰尚属国资内部资源整合,那么,上海国资对飞乐股份这一壳资源的“舍弃”,更是一种罕见的国资退出安排。从这两个案例可见,上海国资对旗下上市平台的管理亦有取舍,未来其对旗下壳资源的整合亦会更趋多样化。

此外,上月28日晚,东方创业也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东方国际集团(国有资产授权经营单位,现由上海市国资委归口管理)将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外贸公司)注入上市公司事宜正稳步推进,相关工作已启动。

在改革细则“二十条”公布的第二天(18日),诞生了新一轮国资改革的首个案例,由东浩集团(原世博集团)和兰生集团合并重组而成的东浩兰生国际服务贸易集团正式揭牌。这是一场以打造“航母”为目标的国资整合大戏。

而与一周多前公布的整合消息不同,上海市国资委额外把上海外经贸投资集团也委托给东浩兰生集团管理。对其原因,上海市国资委主任王坚的回答很令人回味,“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管理关系的变更,有利于进一步树立和整合资产,为下一步资产重组预留空间。”他同时承认,明年将是关键的改革推进年,一系列具体举措都将浮出水面。

在此次改革细则出台之后,包括东方明珠、上海梅林等在内的几家上市公司高管在接受《理财周报》采访时对相应话题均保持谨慎,“细则虽然出台,但控股股东和公司都还没有接到涉及公司本身的具体改革方案,大家还多是保持观望,走一步看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百视通()在12月5日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文广科技拟参与竞购上海明珠广播电视科技公司40%股权,文广科技拟转让上海东方数据广播公司28%股权。这两个股权竞购与转让均与另外一家同属上海国资委旗下的传媒企业东方明珠有关。联想到近日沪上董秘圈的说法,这样的转让与竞购不得不让人将上述两家上市公司与上海国资改革联想在一起。

东方明珠的相关人士对此却予以了否认,“我们最近和百视通所做的股权交易

传上海国资整合首批15家公司名单光明换帅

,是在对集团业务进行整合,更好地进行产业梳理,这个工作是公司一直就在进行的,并不是国资改革的配套工作。现在我们还没有接到国资改革的相关文件。”

接近上海国资委的相关人士给《理财周报》一份未经证实的市国资委15家拟试点整合的名单。除了上述提到的金丰投资、东方创业、东方明珠和百事通之外,其余11家分别是:上海机场、上海建工、光明乳业、申能股份、锦江股份、锦江投资、长江投资、上实发展、氯碱化工、申通地铁和凤凰股份.

光明换帅牵动市场神经

实际上,在等待国资改革细则落地之前,上海国资系统人士调动依然先期展开。

上海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显示,单从下半年来看,月就有上海地产集团、上海久事公司、华谊集团、上实集团和百联集团等多家企业换帅。其中,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局长冯经明赴任上海地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职;静安区委书记龚德庆赴任上海久事公司委员会书记;刘训峰接替金明达担任华谊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伟接替滕一龙担任上实集团董事长。

8月,城投控股董事长孔庆伟调任上海市金融工委党委书记;9月,上海国盛副总裁、上海建筑材料总公司董事长、耀皮玻璃董事长林益彬出任上海市国资委副主任;10月,上海电气副总裁陈干锦担任上海张江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以接替已于今年8月被任命为浦东新区副区长的丁磊。

进入11月底,人事变动再出重磅消息。光明集团董事长王宗南因健康问题请辞,由于光明集团旗下有包括光明乳业、金丰酒业、上海梅林以及海博股份()四家上市公司,继任者又是上海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吕永杰,而上海梅林又恰巧刚刚公布股权激励方案,因而再度引发市场对相关上市公司整合的遐想。

“相应领导岗位的调整,其中一部分是出于年龄以及身体状况等原因考虑,但由于当下正值上海新一轮国资改革起步的敏感时期,因此不排除一些领导的换防就是出于国资改革的目的。”沪上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向《理财周报》表示。

利好出尽资本退潮

早在8月,上海国资改革的大纲就已有透露,但由于彼时自贸区的开设正如火如荼,带动了一批概念股,如陆家嘴、外高桥、上港集团等“一飞冲天”,因此机构的存量资金还是驻扎在自贸题材。

10月中旬,上海国资改革再度引起关注。而这一切,都在机构的部署当中,由于当时三中全会临近,一系列的概念,包括土改、二胎、养老、国资改革等成为了基金经理几个选择的方向。

“我们定下来是选择国资改革。它的概念蓝筹股比较多,中小板企业今年炒过几轮,二胎涉及的乳制品也一样。考虑到我们险资的属性,就将部分筹码放在改革概念股上。”一位养老保险的投资经理透露。

10月11日,上海国资改革的部分细则被曝光,当日及此后几天,一些本地权重股出现涨停。徐家汇、东方创业、老凤祥、锦江股份、上海九百等强势涨停。其中,徐家汇、老凤祥、锦江股份等三家的当日龙虎榜上,每家至少出现2家机构专用的席位。

吸筹、拉抬、出货,这是机构获利最简单路径。不过,10月底也是上市公司三季报的发布日期,虽有概念助推,但业绩并未释放的上海国企,股价反而陷入下行通道中。

“上海国企的效益不佳,无法配合概念的驱动。自贸区个股,比如外高桥封板,有上半年释放业绩的因素。能带动上海国企龙头股的,也仅有概念的进一步炒作。”前述基金研究员表示。

11月中旬,三中全会闭幕,上海国企改革方案推出的消息又流传开来。这一次,徐家汇、锦江股份等纷纷开始反弹。11月15日,两只股票一改一个月来的颓势,强势反攻且涨幅均超过5%。截至12月10日,总计17个交易日中,益民集团、友谊股份分别拉出13根、14根阳线。

“两只股票10月中旬拉高后,一路下跌,或许是机构在补仓,也有打压吸筹的可能。看他们的走势,一路上涨后出现了套利空间。”前述投资经理表示。

同期的上海概念股,如益民集团、友谊股份等均出现相似的图形走势,其中友谊股份11月中旬登上龙虎榜,显示有机构席位。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10月11日拉高,此后下行至11月15日反弹,12月11日开始,又一路放量下跌。

两连阴,三连阴,上述几只股票12月11日起均出现放量跌幅。12月16日,徐家汇、老凤祥下跌约7%、6%,上海梅林甚至跌停。改革方案正式公布的前一天,资金集中撤退的迹象已经相当明显。截至上周五,这些股票仍持续阴跌,基本回到11月中旬的价位。

对此,一些机构人士表示,年底大盘整体处于弱势,上海国企改革是老概念,为逃避和预期不符的改革可能,破均线的前提下,先撤离资金比较保险。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