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纪委清退会员卡反腐大限将至部分官员提前卖

2018-09-07 15:59:12

纪委清退会员卡反腐大限将至 部分官员提前卖卡

6月20日纪检监察系统会员卡清退时限将到;自查自纠突显震慑威力的同时,监管亦存难点

118万元,这是北京一座高端高尔夫球会的会籍一手销售价,二手转让价已经从3月份的105万元降到101万元。

用一名从事高尔夫会籍转让的陈姓中介的话来说,这跟中央纪委要求“退卡”有关,“以前这个会籍每年涨10万元,但前段时间一些不愿意卖会籍的人现在卖了。”

他所称的“退卡”是指中央纪委此前下发的通知,要求纪检监察系统在职干部职工在6月20日前自行清退所收受的各种名目的会员卡,做到“零持有、零报告”。

高尔夫球会籍卡只是众多VIP消费凭证中的一类,在这个“退卡”时限将至的节点,《第一财经》从不止一家中介了解到,最近转卖高尔夫会籍的官员明显增多。

就整体“退卡”进度而言,各省份和多个部委已经做了专项部署,其震慑作用亦不断显现。但从接受本报采访的多名纪检系统和高消费场所人士透露的信息来看,会员卡能否做到应退尽退还存在一些监管难点,比如不记名卡的身份如何认定、自查自纠“无人退卡”之后如何加强核查。

震慑效果

5月底,中央纪委决定在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这被认为是在反腐深入的背景下中央纪委自我“开刀”之举。

“这次活动标准并不高,既属必要,又具可行,应是大家都能做到的。”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部署此次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时称,欢迎党内和广大人民群众对这次活动进行监督。

对于会员卡的界定,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许传智表示,会员卡是指娱乐、健身、美容、旅游、餐饮等行业机构以及商场、会所、宾馆、俱乐部等发行的凭证,供持卡人消费、免于付费或享受折扣。

据本报梳理,一些基层纪委监察系统和部委均通报了退卡的进度。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纪委工作人员告诉本报,在自查阶段,涉及清退核查范围的230余人没有发现违规持有会员卡。此次清退会员卡范围为纪检监察系统内干部职工,但如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这样的基层政府将退卡范围扩大至公务员系统

纪委清退会员卡反腐大限将至部分官员提前卖

反腐震慑之风已经吹进了一些高端消费场所,比如高尔夫球场。一家提供高尔夫会籍转让服务的中介公司员工对本报称,最近受纪委监察机关要求清退会员卡的影响,卖高尔夫会籍的官员明显增多,“他们也怕,毕竟在位嘛。”

不同的高尔夫会所所售的会员卡价值不一,少则数千元多则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业内人士称,高尔夫会所一般不接受退卡,即使接受,退卡所获金额偏低,所以会员卡转让成为不二选择。

上述中介公司员工称,中介首先和卖卡方签订委托卖会籍的协议,然后中介找买方谈价格,谈好后会收取5万元左右的定金。以一家高尔夫球场220万的个人卡为例,“过户费”在8万~11万元,另外买方需付清当年的万余元年费。中介则从成交价中收取2%的服务费。

“现在官方让他们自行处理,所以很多官员都把会员卡提前卖掉了。”她说,其实现在卡的价格并不是最高的时候,但是卖掉没有风险。

监管智慧

清退高尔夫会员卡所获收益是否合法?应该如何处理?

陕西省教育纪工委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收受会员卡本身就存在不合法的可能,售卡所得的收益则也是不正当的。但是如何处理自己也不清楚。

类似的问题考验着“退卡”监管的智慧。广州一名从事高尔夫会籍转让的中介称,并未发现二手价格大幅波动。其透露,很多官员不想以个人名义拥有会员卡,所以一些送卡的人以公司的名义购卡后再转送前者,这样的“会员卡主人”很难查实。

在本报采访中,一些高档消费场所的销售人员也称,他们出售的部分会员卡只凭密码消费,不做消费者身份信息登记。亦有主营红酒消费的高档会所人士表示,大部分会员卡为当地企业应酬和礼物往来所用。对于持卡人的信息,他们无权也没有必要知道。

清退会员卡行动在各级、各地纪检监察系统贯彻推进的同时,部分单位出现了“无人退卡”的现象。

在分析“无人退卡”现象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持卡人作为理性人,从最基本的自我保护角度,不愿意暴露自己存有不当利益的行为。

他称,除非穷尽技术手段,将持卡人逼到绝路。

这正是此次退卡活动中强调“零持有”的应有之义。所谓“零持有”是指未持有或已将会员卡自行清退的,要填写个人会员卡“零持有”报告,并于6月20日之前,向本人所在的纪检监察机关(组织)作出“零持有”报告。

多名知情人士向本报证实,在退卡行动持续一段时间后,中央纪委又向有关部门和地方下发了《无卡承诺书》,要求无卡可退的纪检监察干部全部填写。作为“零持有”报告的升级版,《无卡承诺书》更具有威慑力。

“这需要中央纪委下决心一查到底,使行动更具威慑力和实际效果。”一名反腐专家建议,在退卡行动结束后,中央纪委应当像抽查干部重大事项报告情况一样,在一定时间内持续采用“突查”、“抽查”的方式,不断曝光典型案例。

上述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纪委工作人员就告诉本报,以后或采取抽查手段来核实真实情况。另外当地已经公布了投诉举报,如果有纪检人员被举报申报不实,将立案调查。

河北定兴县则将《定兴县纪检监察系统会员卡清退监督书》在商场、超市、高端酒店、会所张贴,设立了会员卡清退监督举报,接受社会监督,并明察暗访。广西全州县则明确,清退活动后若发现“漏之鱼”或者新购会员卡的,一经发现一律清退出纪检监察队伍并予以党政纪处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