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新旧规则的更替由谁主宰

2018-11-07 15:55:00

新旧规则的更替由谁主宰?

相较于其他动物而言,人最大的优势大概就是会积极主动地创造工具、使用工具吧。具备了这种优势,在与动物的竞争中,人就从根本上把握住了竞争的方向。

站在其他动物的角度看,这种竞争显然很不公平。确实,是有点儿不公平。就本质而言,这种“不公平”,缘起于人类破坏既有规则的意愿和能力,而这种意愿和能力,几乎已成为人类的一种本能。也是,人既无爪牙之利,亦无筋骨之强,要想不被豺狼虎豹吃掉,当然不能困在它们的“规则”里打转转,而必须想一些新办法,发明一些新工具,建立一套新“规则”,从而尽可能快地帮助自己站到一个更高些的“维度”上去。不如此,大约也只有灭绝一途吧。

这种做法,对其他动物而言,好像胜之不武。显然,许多人都意识到了这种“不公平”,为了彰显人类并非天生喜欢恃强凌弱的物种,于是,在一些艺术作品中,比如科幻小说、动画片里,某个人拥有着“超能力”,能够赤手空拳打败强悍的动物,连动物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或者,某种或某些动物基因突变,居然拥有了人类的能力,终于可以与人类站在一个相对比较公平的战场上,“公平”地一较高低。

当然

新旧规则的更替由谁主宰

,这样的场景也只能存在于人类矫情的幻觉里。翻检一部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否定旧规则、建立新规则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新工具的发明创造和充分地熟练使用,无疑是最强大、最具有决定性的武器。弓箭否定了羚羊的速度,陷阱否定了虎豹的爪牙,罗否定了禽鸟和鱼龙的高度和深度……这种由新工具、新模式、新思维所带来的最彻底的否定,作用于动物身上不但很管用,作用在人的身上同样管用,比如:热兵器否定了冷兵器,飞机否定了坦克,否定了短信,线上否定了线下……

虽然这种“跨维度”的致命否定,最充分地展示了人的厉害,但这种否定,从某种意义上讲,未尝不能看成是一种工具对人的否定。在这种否定面前,人类总会时不时地表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无力感。尤其在以计算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出现之后,这种无力感背后隐藏的忧虑就再也难藏住。

忧虑什么呢?虽然忧虑的具体内容和形式五花八门、多之又多,但究其根源,似乎也无外乎这么一条,即人工智能是否终将具备推翻旧规则、建立新模式的意愿和能力。答案如果是肯定的话,那人类的担忧,似乎就真的不是杞人忧天。当人工智能具备了人的“创造力”和“创造意愿”,再辅之以没有感情扰动的持续、精准的工作,人类的前途似乎怎么着都会有点儿尴尬。

据媒体报道,“阿法狗”出了第三代,取名“Zero”。对于这条“狗”而言,名字虽然多多少少都有点儿搞笑,但它的能力实在令人吃惊,因为只自学了3天,就以100∶0的比分完胜曾把李世石打得稀里哗啦的那条“狗爷爷”,又埋头儿自修了40天,就击败了否定过柯洁的那条“狗爸爸”。能取得如此成绩,据说是因为“Zero”掌握了一种全新的学习模式,这使“它”的起点更高,甚至能不再受到人类知识的限制。

“Zero”的这种进步速度、进步程度以及进步的模式,对人而言,显然变化有点儿快,尤其对那些仍在旧框框里摸爬滚打、甚至争得面红耳赤者而言,这样的变化就难免要让人看了有点儿晕。按照这样的进步速度,或许,对新旧规则的更替最终由谁主宰的忧虑,将很快成为一种主流忧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