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快讯IMF原定11月4日SDR评估推迟至

2018-10-17 16:45:55

快讯:IMF原定11月4日SDR评估推迟至本月底

SDR是什么意思?

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亦称纸黄金(Paper Gold),最早发行于1970年

快讯IMF原定11月4日SDR评估推迟至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

它是基金组织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因为它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有的普通提款权以外的一种补充,所以称为特别提款权。

最初发行时每一单位等于0.888克黄金,与当时的美元等值。发行特别提款权旨在补充黄金及可自由兑换货币以保持外汇市场的稳定。

目前,SDR货币篮子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四种货币组成,所其占比例分别为41.9%、37.4%、11.3%和9.4%。

人民币能否加入SDR的最终评估

眼下,各界都在关注人民币是否能够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SDR(特别提款权)。先是10月23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IMF已告知中国,人民币有望纳入SDR成为储备货币,中国官员已着手准备庆祝声明。 11月4日,更是有不少媒体报道称,IMF正于当日对人民币进入SDR展开评估。

据《第一财经》了解,人民币能否加入SDR的最终评估,已由早先确定的今年11月4日推迟到11月30日。待评估完成后,IMF将正式公布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

近期,《第一财经》独家专访了驻华盛顿IMF总部的中国执董金中夏。金中夏表示,目前这一评估工作正在进行中,但做出准确预测还为时尚早,基金工作人员将在最终报告中给出自己的结论和建议,并提前散发给执董会供各国研究,执董会将正式开会讨论报告提出的建议并决定是否批准这一报告。我们预计今年应该完成这一审议。

今年8月,IMF曾通过会议透露,人民币在11月会获得三个结果中的一个,三个结果分别是纳入、不纳入以及补充更多信息(ask for more information)。

之后,IMF又发布报告称,无论人民币是否纳入SDR,IMF评估报告建议将现有货币篮子延期9个月至2016年9月30日,让SDR用户能有更多确定性和可预测性。

目前,IMF对篮子货币有两条标准,第一是该货币的发行国(或货币联盟)在过去5年内货物和服务出口额位居前列(5年前已达到要求),第二则是IMF认定该货币可自由使用(Free Usable Criterion,简称FU),具体包括在国际储备、国际银行借贷、国际债券和外汇交易中的自由使用情况。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早在2013年跃居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同时保持着世界第三大服务贸易国的地位。

中国最终能否迈入SDR大门,核心在于FU指标。从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看,主要基于IMF的COFER(Currency Composition of Official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数据库。该数据库目前公开的单独统计的货币仅为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瑞士法郎、加拿大元和澳大利亚元这七种货币,人民币尚不在其列。在2015年第一季度的考察中人民币被归入占比为3.11%的其他货币中,份额微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币近期的确不断向IMF的标准靠近。针对IMF在8月技术报告中指出的技术层面问题,中国政府已采取以下措施:

问题1:汇率不统一。8月11日出台的人民币中间价汇率机制改革以及中国央行随后采取的干预措施使在岸市场中间价和市场价趋于一致,在岸和离岸人民币汇率在近几个月也逐渐靠拢;

问题2:人民币利率。自10月9日起,财政部开始按周滚动发行3个月贴现国债;

问题3:人民币风险敞口对冲工具。中国央行宣布通过以注册制的方式允许国外中央银行、主权财富基金和国际金融机构进入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7月14日)和银行间外汇市场(9月30日)的资格。央行还批准一些机构投资者获得进入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资格。据悉,中国央行可能于近期宣布延长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时段, 从目前的 16:30 延迟到 23:30,以覆盖欧洲交易时段,满足 SDR 所要求的 在全球主要外汇市场广泛交易的要求。计划可能在 11 月底前开始实施。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于10月30日评论称,我们认为IMF董事会将很有可能在11月做出支持人民币纳入SDR的决定。 他也指出,其短期内的直接影响将非常有限。对人民币资产有兴趣的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基金已经对人民币资产进行配置,不太可能在近期大幅增加人民币资产。同理,人民币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使用水平短期内不会出现大幅提升。

但不可否认的是,其象征意义是非常重要的。朱海斌认为,人民币的纳入将被解读为IMF对人民币作为自由可使用货币的官方背书,同时也标志着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中日益突显的重要性得到了国际认可。这还将进一步推动中国国内金融改革以及资本项目开放进程。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人民币进入SDR篮子不仅对人民币国际化有好处,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同样有意义。他表示:根据IMF章程,成员国有义务把SDR打造成主要国际储备资产。但由于种种原因,SDR创设四十多年来,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继续推进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应有之义。人民币进入SDR篮子可以提高它的代表性和稳定性。随着新兴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SDR篮子货币所属的国家GDP占全球GDP的比重处于不断下降之中(到2012年下降到40%左右)。如果人民币能够进入SDR篮子,该比例将上升至55%(2012年),并且下降速度也将大大趋缓。在稳定性方面,根据我们的计算,如果2010年评估时人民币能够进入SDR篮子,2011年1月1 日到2014年9月30日SDR对美元、英镑和人民币的波动性将分别下降21%、7%和13%。

在国务院参事夏斌看来, 对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作出30%贡献率的大国经济体而言,其货币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是一种历史趋势。人民币最终能否成为主要储备货币,不主要取决于是否加入SDR(这是结果),而是取决于中国自身的改革和经济的发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