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何时解体50与要命3000结构是如何形成

2019-01-13 15:14:34

何时解体?50与要命3000结构是如何形成?

现在大家说股票就两类,一类是要命3000,一类是漂亮50,交易者最关心的方向可能是过去一年时间形成的的结构会不会有变化,有没有可能造成变化的转机。我们最近也在思索股价的估值和企业盈利之间的关系。2014年股价和盈利没有关系,2015年中国的A股的股价和盈利是负相关。2016年熔断之后,到今天,盈利和估值正相关,这个状态持续多长时间?我个人认为肯定也是动态转换的,所以大家才会想这个结构什么时候会解体。

首先我们要认知是如何形成的,我们放眼全球(特别是中美两个互联经济超级大国),在过去年间互联经济确实正在发生供给侧革命,我认为这次的行业整合出现的强者恒强、赢家通吃,力度和规模远超我们过去对传统经济的经验。

大家看一下这两幅图,在美国非常明显,五大科技巨头加上中国的阿里的市值增长率明显高于罗素2000的增长,罗素2000的成分股是每个垂直领域独角兽以外的中小市值公司,在垂直领域没有主导性、定价权与绝对竞争力的公司,也可以说独角兽的收益率明显高于垂直领域的其他非统治力的公司。

再看SP500,它上涨的驱动主要靠五大科技巨头的市值增加,特别是最近的4个月五大科技巨头市值增加了2600亿美元,而其他495家SP成分股市值却缩水了2600亿美元。

再看中国互联领域的独角兽(阿里、腾讯、微博、京东、陌陌、易、携程),他们的市值在过去一年增长了70%,与之对应的在国内上市的在各个垂直行业(特别是科创领域)不那么具有领先性的这一批中小市值公司在过去一年内下跌近30%,这两者出现了明显的分化。

很遗憾,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没有在中国的A股市场,都孤悬于海外或者没有上市(比如华为),可以看到中美两个互联的超级经济体,联经济远超出我们对传统经济的认知。相较蒸汽和电力而言,互联无疑更具革命性基因,因为互联,人类经济活动最根本问题信息不对称出现了边际的突破,交易成本呈非线性下降,传统的行业和企业的边界变得模糊,资源要素可以跨界流动,使得资本的使用效率非线性地上升。在信息经济中,硬体有所谓的摩尔效应;同时软体的单位美元投资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极小的投资带来极大的财富。比如Facebook,它在preIPO之前估值就达到了1500亿美元,但是读它的财报会发现硬资产很小。最近一两年,在互联经济中,供给侧的革命形成资源和要素非常迅速地向顶级的公司聚合和集中,马太效应非常强。

我们在最近一两年中看到四个明显形成马太效应方向的力量,其一就是数据的垄断,我们讲数字,为什么现在所有的巨头都在讲未来是一个数据为王的时代,AI是一个技术,大家很多人把AI理解成背后的算法的高深,其实不然,真正掌握AI未来命运的是取决于这些科技巨头是否掌握了核心数据,如果没有数据源,AI就是没有燃料的车,跑不起来

何时解体50与要命3000结构是如何形成

。谁掌握了更多的用户的数据,就意味着谁掌握了未来时代的命脉。从腾讯,阿里,到Facebook和谷歌等,不断在向新的模式转型,不断迭代新的业务,一切都源于他们强大的数据源。资源要素和信用在未来都会跟着数据流动,之所以出现马太效应,正是因为大量有价值的数据向互联巨头集中。

第二个方向是流量分割的结束。对于新进入者来说,要重新获得流量的成本极大。用户的习惯越来越稳定,每一个应用可能都对应垂直领域的巨头。现在一讲几个分支领域,社交,在中国想到的就是,对外公开发布信息的平台想到的就是微博。电商你想到的无非就是淘宝、天猫和京东。游戏,前几年的时候大面积的手游,但这些公司最后都风吹雨打,剩下的就是腾讯和易,用户的习惯越来越稳定,越来越集中,互联经济中有一个很明显区别于传统经济的行为模式的变化,就是叫随大流,它的羊群效应更强,只要一批人往那个方向去走,后面跟进的人就相信前面这批人的选择代表了方向的判断,于是紧随其后,所以用户的习惯越来越稳定。你看看上的APP,可能前几年能下七八十个,而现在主要用熟悉的二三十个,意味着巨头会拥有越来越相对稳定和便宜的用户数量。

这就产生了第三个规模报酬递增,我们在学校里学经济学教科书的时候看到的概念,传统经济中都是规模报酬递减,但是在互联经济中看到的是规模报酬递增,这是一个常态。

第四个是创新,由于本身具有大量用户数据,又有不错的现金牛,反而鼓励了这些大互联公司去做创新。而小公司根本承受不起创新失败的成本,在Allin失败后也只能接受落寞退场的命运。只有大公司能扛过去,因此优势都在向大公司集中。

现在国外很多人将科技巨头的现金流形容为贝加尔湖效应。贝加尔湖的湖面比北美五大湖小得多,但是蓄水量却比五大湖大得多,正是因为其深度,亚欧板块内部碰撞所形成的裂谷以每年cm的速度向下延伸,已经持续了一千万年,蓄水量仍在不断增加。苹果的现金储备,打破了我们常规的想象,去年底已经高达2500亿美元。根据传统经济的经验,大公司通常是大笨象。然而今天我们看到,腾讯(市值约3400亿美元)、阿里(市值3500亿美元),苹果(市值7600亿美元),虽然已是一个巨人,依然生机勃勃,每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你根本看不到天花板,他们更像一个灵活、高速成长的大型灵长类动物。

然而把代表中国传统经济主体的上证50(金融权重占76%)与创业板指数放在一起,也出现这样的分化,这只能从交易行为上才能理解了,因为中国互联供给侧革命的公司都不在A股,而我认为上证50多少有那么点儿扮虎食猪,广东话,特别是在一个金融信用收缩周期中,代表传统经济主体出现了一个背离向上的走势。

我个人认为三个方向造就了今天这么一个状态。

第一个是孤悬海外的中国新经济。中国经济最有活力、景气迸发的部分(新动能)几乎都不在A股,我们做个假设,中国新经济,包括未上市的这块,在中国的A股市场,漂亮50应该是他们,阿里、腾讯(共计约5万亿人民币的市值),加上一批中概股以及未上市的华为,就是十几万亿人民币的资产,占中国资本市场A股所有的估值(四十几万亿)的20%,美国五大上市公司在美国所有股票市值的10%以上,占纳指成分股的30%,其实中国也一样,朝气蓬勃的好东西,不受信用周期冲击的好东西都在国外。所以这是一个方向。

第二是资本管制下的事实性金融压抑。资本项目管制(片帆不得下海),最有价值的资产被市场分割排除在外,被甩在国内资本市场的:深陷金融债务周期的传统经济,以及被互联经济马太效应所挤出的中小市值科技公司,这是我们不愿意接受的无奈现实,实际上也是一种金融压抑。港股通某种程度成了制度压抑下的受益者(被当做是人民币内生贬值压力的一种对冲);A股交易的被动抱团取暖,漂亮50、上证50也许会演绎另外一种泡沫,在一个明确地金融信用收缩周期中,与寄居于海外的那部分中国新经济资产相比,无论是前景还是盈利,都会晦暗很多。当然我们依然非常尊敬中国制造业的脊梁,格力、美的、海康等等。

第三是灵魂出窍的资本市场。金融整肃、强化监管,主流是非常好的,但有那么一些不太灵活、缺乏弹性、刚性的反市场操作,过犹不及和矫枉过正皆有,导致某些目标有点功利化,比方说在损害赔偿和集体诉讼制度缺失的条件下,以IPO为导向的准注册制,偏离了资本市场的基本功能(资源整合、并购重组、优化配置),灵魂出窍,形成次生伤害(雪上加霜的效果)。等于挤压着3000向50移动。

强监管,让过去在灰色通道中运行的东西见阳光,打击内幕交易,穿透,这都是对的。不能把资本市场魂搞丢了,搞丢就麻烦了,孤魂野鬼四处飘荡就会乱投胎,最后抱团取暖投出了个漂亮50,把传统经济的估值都打起来融资,多半是条死胡同。

不要刻舟求剑地映射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漂亮50,没有意义(只是为了证明当下存在的合理性)。现在是什么时代?今天的漂亮50是互联经济、数字经济、智能制造。如果孤悬海外的中国的新经济在国内资本市场,漂亮50将是他们。

资本市场的魂就是整合、并购和重组,中国经济结构转型重构,对资本市场而言,映射的就是产业整合并购和重组,把资本市场储蓄动员的能力从已经步入暮年的产业和企业中让渡出来,要么行业集中度提高焕发青春,要么转移给消费升级和新兴产业,要么把孤悬海外的独角兽们引回国内,让优良的基因回来,让大家有一个全球性资产能够去投,这部分的体量占A股市值的20%,让大家有一个选择的机会。

毛主席讲过,党要始终走在群众运动的前面,我觉得作为卖方研究,也一样。一个优秀的卖方一定要站在趋势的前端,做一个价值的引领者和发现者,有去纠正一些资本市场存在的既有偏差。所以我们也尝试去瓦解,当然这个工作不是一蹴而就,但是确实这方面的努力,也看到了一些效果。

大家可以看到最近风格变化的、从善如流的政策条件可能悄然在启动,魂魄在归来。并购、重组、再融资在松动,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方向。剩下的事我们做什么?就是坐等金融条件恶化到位,这是当下抱团取暖的50最柔软的部分,刀子总是从最柔软的部分下手。在一个明确的、且持续的金融信用翻越拐点的利率上升通道中,当下的抱团将会面对越来越上升的解体压力。即时间价值将会成为价值股解体的一把最好的钝刀。给个画面感,比方讲中国的国债十收益率达到4%的话,可能满世界都是有保障的、确定金融收益在%的产品,你可以到处选,这对于50而言是其外在的最大机会成本。

最后讲一句大实话。我们这些人,你要能把某个东西说得能涨上去,或者说得能跌下来,说实在话,还没有这么大能耐,趋势本身也不是由你决定的。但你要把某个东西弄得不涨,涨不动,我个人觉得还是不难的。无非就是把不同的意见输入进去,引起分歧,就是搅和。分歧出来后,一致性预期的单边市况就可能被破坏,交易会逐渐变得艰涩,价差越来越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