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三中全会定调养老金改革消除身份地位差异

2018-11-23 15:55:03

三中全会定调养老金改革:消除身份地位差异

随着近年来中国老龄人口的急剧增加,养老金改革方案日益成为了人民关注的焦点。虽然在刚刚发布的十大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对未来中国社保体系建设只提了一句话——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但却蕴含着对过去十年间社保改革诸多失误之处的矫正。

清华专家称全会定调养老金改革

据第一财经报道,对于三中全会公报中提及的社保体系建设的问题,清华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昨日表示,讲公平和可持续恰恰说明过去的制度框架中存在很多不公平和不持续的因素,在这两大原则的指导下,三中全会之后全国的社保制度将正式进入体系建设阶段,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框架搭建。

“就养老金的顶层设计而言,‘公平’就是指导下一步如何并轨,‘可持续性’是指为了保持基金中长期收支平衡需要增加缴费年限,这等于已经定调了。”杨燕绥特别指出。

据了解,“十一五”规划期间,我国基本完成了社会保障体系框架的搭建,但这个框架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城乡分割、制度碎片化等,最受诟病的就是身份不同而导致的待遇差别,如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养老金的养老待遇相差过大。

杨燕绥表示,社会保障是保障公民基本安全的制度体系,应该消除人的身份和地位的痕迹。全会公报提出公平的原则要将公平的指导下,消除城乡差距、多轨制差距,以及户籍制度带来的差异和不公平。

而具体政策取向上,公平将指导下一步的并轨,包括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的养老金并轨,不同人群之间医疗保险制度的并轨,也包括机关事业单位、企业职工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的并轨,这些都将一步步地推进。

但并轨,说来容易坐起来难。从2008年开始,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五省市先期开展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并轨试点。但时隔五年,基本没有实质性动作,被业内称为“失败的试点”。

同时,1000万公务员是否与30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一起进行并轨也是一个焦点,如果公务员不进去,事业单位和企业合并比较困难,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很难有效推进。值得玩味的是,虽然人社部曾经就并轨公开表态是大势所趋,但实际上对于公务员是否参加却含糊其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需要指出的是,社保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行政体制改革、财税制度改革、金融制度改革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结合起来。杨燕绥认为,公报中这些内容虽然没有和社保写在一起,但却是社保改革的基础。

譬如户籍制度改革之后,随着户籍管理的淡化,社保卡的功能将越来越被强化,户籍制度改革同时应该推进社保号码和社保卡,以及背后个人档案的管理

三中全会定调养老金改革消除身份地位差异

。“社保卡记录终身、便携流动,全国联的特点将消除户籍所带来的身份不公平,社保卡的推行也将冲击当前行政管理体制中的多龙治水和信息孤岛。”杨燕绥说。

统筹层级向中央提升,社保数据向上集中是社保卡取代户籍管理的前提。当前社保统筹层次过低因此成为社保卡全国推行最重要的障碍,县市级的统筹决定了它不可能全国联。

此外,杨燕绥还认为,公报中的可持续性主要是指基金的可持续性,其中涉及很多的问题,比如缴费年限是否应该延长,退休前的缴费和退休后的发放要有合理的比例等。

而在她看来,公报提出可持续性已经为下一步延长缴费年限,或是领取时间的改革定了调,但延长多长时间,什么时候领取等具体问题要以统计中的人口预期寿命数据为依据,并不是政府拍脑袋可以决定的。

“确保资金中长期收支平衡,不是仅仅满足于眼前提高待遇和做一些短期的承诺,而是按照风险的长期性,保证基金的收支平衡。”杨燕绥说。

不得不说的养老困局

事实上,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不可回避的事实。同时,人口老龄化在养老保障、医疗保障、养老服务等方面,也向管理层提出了挑战。而在这场关注老龄化的浪潮中,争议最大也是最直接的,是“钱”的问题。

据法制报道,在北京海淀,郭嘉豪和秦玲两位老人正在为养老发愁。据了解,他们退休前均是产业工人,现在每人每个月的退休金大约为2500元左右,平日生活尚可以自给自足。随着秦玲因为糖尿病等并发症导致记忆力严重衰退,以及老年躁郁型精神疾病的出现,刚刚做完胰腺癌手术的郭嘉豪感觉他们的生活“需要照顾”了。

“我家只有两间小房,请保姆来是没有地方住的,而且一个月保姆需要3000元左右,我觉得负担不起。”郭嘉豪老人表示。实际上,郭老现在已经不敢让老伴秦玲自己一个人出门了,担心她记不住回家的路。

对于老人的养老问题,郭嘉豪的大儿子郭林坦言:“兄妹4个都是干体力活的,有公交司机、有在酒店干后勤的还有两个都在干出租。挣得少,工作时间长,让我们每天轮流来值班不现实啊。”“”我们也试图找过保姆,工资太高的请不起。郭林面露难色。

对于去养老院这一解决方案,郭家老三郭浩表示,去不起。“我是开出租车的,最近一段时间就趁着空当给爸妈看看养老院。那不是咱普通老百姓去的地方,环境好些的光入住之前的保证金就要好几十万元,哪有那么多钱啊”。

而对于老年服务中或者托老所这一方案,郭浩表示,“那里就是多个人照顾,条件还不如家里呢。价钱合适的在大兴区,我们都没法去看爸妈。附近好一点有医生配备的养老院,没有关系,根本排不上队。我们那天算了一下,差不多等到我六十多岁了,才能给我爸妈排上队。”

“说真的,就是钱闹的。隔壁家的赵家老两口子,都是离休干部,一个月不算各种补助一个人就有将近1万元。现在人家就是踏踏实实地住在高级养老院,哪用这么费心。”郭林有些抱怨。

虽然在城市里养老很难,但在农村养老更难。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当前,农村老人的养老方式主要有3个:社会保险养老、家庭养老和土地养老,有时也包括社会救助。”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唐钧称,但是,以每月55元为“起点”的新型农村养老保险,“显然无法满足一个老年人日常的生活需求”。

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又称“新农保”,是国家为未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广大农村老人,提供其基本生活保障的主渠道。从2009年起,它在全国10%的县试点,基础养老金定为每人每月55元。换句话说,一个农村劳动者每年缴纳100元,60岁后,就能每月领取55元。多缴多得。

“由于秉持‘广覆盖,保基本’等原则,当时55元的标准肯定是低了,比‘低保’(即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注)还要低,后者是每月57元。”唐钧说,“如今4年过去了,这个标准基本没有变化,远追不上物价的涨速。”

值得玩味的是,一位老村民向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常委、中央农村调研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丁智勇透露,每月基本养老金“没病时还可以,有病就麻烦大了”。这个村民算了一笔账:一盒感冒药17.6元,每次要把感冒治好,起码要吃几盒,“一个月的养老金基本就没了”。

“项目少、覆盖面窄、保障水平低。”丁智勇这样总结新型农村养老保险的不完善之处。今年10月,据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发布的调研报告,2010年,农村能够依靠养老金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老年人,仅为4.6%,而这一比例在城乡老人间的平均值为24%。

(:DF118)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