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除了技术可行征收还要满足什么条件

2019-01-31 23:27:46

除了技术可行 征收还要满足什么条件?

某报发表评论,“房地产再批判:没有技术难题的房地产税为何这么难?”

这个问题有趣,它的潜台词似乎是,没有技术难题的税,就应该轻松征收,不应该有困难。

事实上

除了技术可行征收还要满足什么条件

,技术上没有问题,只是征税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它还要具备比技术可行性更高的其他条件。如果仅从技术可行来看,历史上出现过的人头税,窗户税,那都是技术上最简单可行的税种,应该被广泛采用才对,事实上这些税种最后都被更复杂的税种取代了。先说人头税。这也差不多是人类税收史上最先被采用的税种,因为它简单易行,技术上没有难题。以中国西汉人头税为例。15~56岁的成年人,不管男女老少, 不管贫富贵贱,一人一年一律征收120钱的税赋,3~14岁的孩子每年每人征收23钱的口钱。每年到规定的日子,比如八月,各辖区把人集中起来,审查和统计,叫做案比,以确定每家每户的纳税义务。史籍所谓八月算民,头会箕敛,说的就是这事。在严格的户籍制度和极为落后的交通条件下,人口不能迁移,只要活着,逃税非常困难,所以人头税是非常简单易行的税种。再如西方的窗户税。英国等国家在十七八世纪曾经征收窗户税,根据窗户的多少来决定房屋税负的高低。这种税收也是没有什么技术难题的,但凡会数数的人,数一下窗户的多少,就知道房主应该缴纳多少税金。不用评估计算,也无需登堂入室丈量,不必扰民就可以计算清楚纳税义务,可谓简单易行。但这个税种后来也被更为复杂的房产税给取代了。

这样简便易行,技术上没有难度的税种,为什么要取消呢?对于秦汉的人头税来说,它的关键问题是不公平,不看纳税人的负担能力。不管贫富一律一刀切的数人头征税的办法,对于穷人造成致命的压迫,许多人家甚至不得不杀死刚刚生下的孩子。这当然招致人们的强烈反抗。至于西方的窗户税,人们为逃税而封堵窗户,减少窗户,因而不利于采光和通风,对人们的健康带来严重影响,被人们斥责为对阳光和空气征税 ,这种税收失去了道德上的正当性。这就是说,一项税收,即使技术上没有难题,非常易于操作和征收,但如果带来其他的问题,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轻松征收。

如果认为征税最大的问题就是存在技术难题 ,如果没有技术难题就应该轻松征收,那么,就一定将税收简单化了。

事实上, 人们对于税收的许多看法,确实是将税收简单化了。今天,财政税收在学科分类上属于经济学范畴,仿佛财税问题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一个税种能被有效率地征收,没有难度地被征收,就是好的税收 ,就应该征收。从经济角度观察和研究税收,效率是其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对政府来说,花费最小的成本而征收更多的税金,是最有效率的;从社会来说,国家的征税行为对经济的扭曲最小,带来的社会无谓损失最小,也是有效率的。但是,仅仅从效率角度观察税收是远远不够的。税收还应该考虑到公平公正,考虑到合法性,考虑到伦理道德。所以,税收绝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它也是政治问题,法律问题,伦理问题。

财政税收在今天的学科分类上是属于经济学门类的,实际上财政税收这门学科刚刚传入中国,在中国建立的时候,并不是这样划分的。1904年清政府仿效西方近代学制颁布了《奏定学堂章程》,财政税收学科是列入政治学门的,规定政法科大学政治学门必须学习财用学、财政学以及各国理财史等课程。现在,我国学科分类将财政税收都分为经济学类,这种分类体现了我国对财政收税性质的看法,而这种看法显然与财政税收的本质是有出入的,导致了税收无论是观念上还是操作上的简单化。

税收是对私人财产强制而无偿的让渡。虽然总体来说,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是,具体到每个纳税人,取和予并不严格对等,有些人或有些阶层贡献多而受益少,有些人或有些阶层贡献少而获益多。这就是税收的再分配。通过国家权力对私人财产进行再分配,它本质上就是一种政治现象而非经济现象,不能以单纯经济现象对待之。通过税收进行的财产再分配,必须得到财产所有人的同意和认可,才是具有合法性的,这应该是一个基本常识。而所有权人的同意,也需要一个政治过程。让每一个利益相关者亲自表达意见的成本太高,于是就有代议制的制度设计。建立议会,纳税人委派代表去议会表达自己对于一项税收动议的看法和意见,就税收负担的分配进行辩论和协商,得到多数同意的议案则形成法律,对全体纳税人有拘束力。这个过程是一个政治过程,也是税收立法的过程,税收法定主义的要义也在这里。而这种通过同意而获得合法性的税收,自然也具有伦理上的正当性。

从历史上看,税收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不是一个只要技术上可行就可以征收的问题。西方历史上,无赞同不纳税,无代表不纳税,是经过长期的政治博弈最终才得到广泛认同的共识。由于奉行无代表不纳税的思想,英国的美洲殖民地反抗英国议会在没有美洲殖民地代表参加并表达赞同的情况下向美洲殖民地课加的纳税义务,愤而起义,最终导致美洲殖民地的独立以及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而在现代西方国家,征税或者减税,无不是各个政党竞选纲领中最为牵动人心的核心议题。

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像西方那样发明出无赞同不纳税、无代表不纳税这样的思想,古代皇朝征税也从来没有征求过臣民的意见,甚至连臣民的感受可能也懒得考虑。但是,没有这样的政治共识和政治过程并不意味着没有引起相应的政治后果。历史上轻繇薄赋时期,纳税的百姓一般安居乐业,而历史上横征暴敛的时期,纳税百姓要么用脚投票纷纷逃离,要么揭竿而起暴力抗税。

最后,也可以回答一下本文开头引用的“没有技术难题的房地产税为何这么难”这个问题。答案在于,作为影响众多人切身利益的房地产税,不管它有没有技术难题,在最关键的公平公正问题上,还存在巨大争议,尚未获得人们的共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